安徽黄山一家人千里迢迢谢 2017-10-10 17:23

  30年前,作为房东的鞠将生命垂危的房客梅名凤送至医院抢救,并献血400毫升,使梅名凤转危为安。

  正值古城如皋接受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大考之际,国庆、中秋“双节”期间,安徽省黄山市民营业主王助荣携妻子梅名凤及儿子、儿媳、孙子赶来如皋,面谢30年前救命鞠。早在1994年,江苏人民、《南通日报》、《如皋市报》等以《残疾人鞠三年搭救三人》为题报道鞠事迹;2002年,《江苏工人报》刊载通讯《鞠深夜勇斗歹徒》;2005年,《张家港日报》、《清风苑》分别以《一曲见义勇为的赞歌》、《江海好汉歌》为题报道鞠的,鞠成了蜚声的见义勇为英雄。他相继被如皋、南通两级人民授予“见义勇为先进”荣誉称号。30年情牵“如皋”, 30年赶学“如皋”,30年找寻“如皋”,30年爱心城市再续文明佳话……如皋日报自今日起,连续报道发生在安徽黄山王助荣、梅名凤与“如皋”鞠30年间的感人故事,以飨读者。

  历经一天一夜的“国庆”自驾,来自安徽省黄山市的民营业主王助荣携妻子梅名凤及儿子、儿媳、孙子前来如皋市如城街道,面谢30年前的救命鞠一家。

  “30前,鞠大哥献血救我一命;30后,我们全家人来到如皋,只为当面道个谢!”梅名凤哽咽着说道,“我血管里流淌过的血,是《如皋日报》牵线,为我找到救命!”

  1987年初春,来自安徽省无为县新婚不久的王助荣、梅名凤夫妇走出偏僻山村,来到如皋市如城镇自主创业。外面的世界多精彩,他们走商场、下餐馆、逛集镇,了解市场行情后,决定在如城镇做加工盐水鸭的小本生意。春雨濛濛,夜色渐浓,他们打着伞在城郊走家串户物色租房,企盼尽快找个避风挡雨的家。

  “外面风寒又下雨,快进来坐!”鞠热情地将客人迎进。他打量着眼前这对衣着破旧、老实巴交的年轻人,之情油然而生:“来,先喝杯茶暖暖身子!”

  “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时难,谁都有为难的时候!”鞠一边接待客人,一边安排妻子将书房打扫干净。

  “那太好了!”身在异乡人生地疏,王助荣夫妇被眼前鞠火一般的热情、大地般的敦厚得热泪盈眶。他们先付房租后住房。

  “鱼帮鱼,水帮水,能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是!”憨厚正直的鞠连连摆手:“你们初来乍到,创业不易,就留着做本钱吧,等赚钱了再付房租!”

  此后数月,房东与房客结下深厚友谊。每天清晨王助荣早早出去购毛鸭(活鸭),梅名凤在家宰鸭、洗鸭、煮鸭。鞠岳母为他们烧早餐,洗衣服;鞠下班后蹬着自行车帮他们推销鸭子、代收款子。房客生意一天好似一天。王助荣夫妇过意不去,经常送些鸭肫、鸭肠、鸭血给房东改善伙食。有时忙完一天生意,房客带回一只鸭,房东拎回一瓶酒,两家人聚在一起就餐,洋溢着浓浓的友情。

  “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,做梦也没想到能遇上这样的好房东!”王助荣夫妇不时念叨着鞠一家人的。

  这年仲夏,一外地人上门收购鸭毛,梅银凤将累积下来的35公斤鸭毛卖了800多元,十分开心。那人付款后一溜烟离开现场。“不好,有两张百元假币。”梅名凤急得捶胸顿足。

  “别着急,他飞不了!”说时迟,那时快,鞠一家人全体出动。他们各蹬一辆自行车追赶小贩,终于在一公里外将那用假币购货的小贩扭送到。手拿百元真币,梅名凤破涕为笑:“鞠大哥,你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哪!”

  有一天傍晚,王助荣从搬经镇送鸭回来时,只顾埋头蹬车赶,挂在自行车后的两只铁桶不慎丢失。“丢了铁桶就丢了饭碗,看你明天怎么送货。”王助荣空荡荡回到家后,梅名凤急得直跺脚。

  “从哪个上回来的,我陪你去找!”鞠顾不上吃晚饭,与王助荣一起登上寻找铁桶之。漆黑的夜晚,他们打着手电筒沿途寻找,终于在10公里外的水渠边找到铁桶……

  金秋10月是收获的季节,但王助荣夫妇因毛鸭价格上涨,鸭毛行情下跌,生意不尽如意。而此时梅名凤身怀六甲,大腹便便,行走不便。丈夫在外买鸭、卖鸭,妻子在家料理家务。

  烧煮盐水鸭是一门技术活,既费力又要动脑子。“名凤,歇着吧,宰鸭、洗鸭、烧火我来做!”以慈母般的关爱抢着做后勤。鞠上班前提满4缸水,下班后再劈3捆木柴,包揽了每天烧煮盐水鸭的用水及柴火。梅名凤说:“你们这家人待我如亲人,我今世忘不了!”

  1987年10月19日,阴雨绵绵。下午3时许,梅名凤在室内使用煤球炉时因吸入过量煤气,重重摔倒在水泥地上。“不好,有!”鞠随即找来一辆木板车,火速将她送至附近的市人民医院抢救。梅名凤脸色苍白,呼吸急促,生命垂危。

  “早产,大出血,立即手术!”医生将病危通知书送到病房要求家属签字。而此时梅名凤丈夫远在20公里外的小镇上推销盐水鸭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怎么办?

  手术室内静悄悄。医务人员全神贯注,小心翼翼,与死神争夺生命。手术室外,鞠的心快要蹦出胸口,焦急地等待,不停地徘徊,默默:“有眼,闯过这一关!”

  “输O型血,400毫升!”医生向家属发出通知。按院方,输血须先支付费用,而此时鞠垫付的1000元多元已经用光。他急得团团转。

  嘀、嘀、嘀……墙壁上的石英钟令烦意乱,鞠额上渗出豆粒大的汗珠。“对了,是O型!”他猛然想起自己一年前献过血。他兴奋地捋起衣袖,亮开粗嗓门说道:“来,抽我的!”400毫升殷红血液流进梅名凤血管……经过2小时38分的奋力抢救,梅名凤转危为安,而体内的胎儿却不幸夭折,她忍着悲痛咽下苦涩的泪水。

  就要告别了,鞠将10多只五香蛋塞进王助荣挎包,说道:“上填填肚子,不要饿坏身体!”鞠的妻子徐英、岳母将一套棉衣、绒裤递送到梅名凤手上,道:“穿上它,当心上受凉!”

  汽车徐徐启动,王助荣夫妇双眼噙满泪花。汽车加大油门,夫妇俩猛然回首,看见鞠一家人仍站在原地不停地挥手。1987年底,王助荣夫妇告别了相处近10个月的房东,回到安徽省无为县老家。(记者 包国平 王俊 通讯员 梅丁圣远)

  安徽、山东、广东、重庆、贵州调整党委常委本周,安徽、山东、广东、重庆四省市党委常委班子发生变动:广东省委常委、部部长严植婵调任安徽省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,安徽省委常委、常务副省长邓向阳不再担任组织部部长职务;委常委、省委秘书长胡文容调任委常委。从履历看,严植婵、胡文容均系2017年首次当选省委常委,本次调整为两人首次异地任职。另外,贵州调整省委常委职务:省委常委、省委秘书长唐承沛兼任省委委,省委副、代省长谌贻琴不再兼任委职务。地市方面,戴彬彬任海淀区委副,提名区长人选;陈晏任贵州贵阳市委副。【详细】


返回
有心意 更有新意
欢迎拨打
  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